中国阿拉伯友好协会 > 人文交流 >
人文交流

三千年 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恩怨情仇

时间:2016-01-27撰稿人:中阿友好协会打印字号:
在约旦,有许多和《圣经》关联在一起的景点。死海岸边有罗得的岩洞(Lot’s Cave),据说当年索多玛(Sodom)和蛾摩拉(Gomorrah)两座城市充满了罪恶,只有罗得是好人,于是上帝让两座城市毁灭,只指示罗得一家提前离开。上帝警告罗得一家,离开时不得回头。但罗得的妻子没有忍住好奇心,当家乡毁灭时,她回头望了一眼,结果被上帝变成了盐柱。而罗得和他的女儿则在岩洞里生活,犯下了乱伦之罪。
  人们相信,索多玛和蛾摩拉这两座罪恶之城,就在罗得岩洞不远处的地下。在死海附近,人们还会告诉你哪儿是耶稣受洗的地方,哪儿是希律王当年的城堡。
 
  然而约旦最著名的胜迹却是那座叫做内波山(Mt. Nebo)的小山包。这里据认为是摩西登临,发现犹太人最终家园的地方。根据《圣经》记载,为了逃脱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(Rameses II)的迫害,摩西率领犹太人离开了埃及,穿过了红海和西奈半岛,经过了重重困难,来到了这里。摩西登上了内波山向西方望去,发现这里是个适合人居住的地方,于是宣布,这就是“流奶与蜜”的所在。
 
  内波山已经靠近以色列边界,摩西登山向西望去,看到的好地方大都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境内。
 
  当我踏上内波山,向远处望去,恰好那天空气中充满了黄色的沙尘,能见度极低。只有近处一块牌子,上面提示着距离西岸那些最著名的所在到底有多远。这里距离耶路撒冷城外著名的橄榄山(Jerusalem, Mt. of Olives)距离是46公里,距离伯利恒(Bethlehem)50公里,距离希伯伦(Hebron)65公里。
 
  也许,天色晴朗时,能够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,但我登临时,满眼除了荒凉的沙色之外,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,也看不出这里是流奶与蜜的所在。当年摩西率领子民逃亡时,一路上经过的全都是最贫瘠的土地,所以到了这里才会产生富足的幻想,其实,这里一直是荒凉的。
 
  但就是这块土地,却成了犹太人命定的家园。
 
  离开中东后,在乌干达的首都坎帕拉(Kampala),我碰到了一位以色列的女士,她是一位大学教师,在维多利亚湖边的金甲市(Jinja)做田野调查。在交谈时,她问我:你去过以色列吗?
 
  我没有去过,但她的提问让我想起了不久前一位朋友的遭遇。那位朋友曾经试图在约旦首都安曼拿以色列的签证。按照规矩,他需要先通过银行给以色列大使馆账户转一笔签证费,然后再拿着收据去使馆办理签证。
 
  但是,当他转完钱,到了大使馆门口,却无法进入。门口的保安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,让他先拨打该电话预约,然后才能放行。
 
  他一次次地拨打那个号码,却从来没有接通。两个星期后,他终于放弃了去以色列的想法,离开了约旦。那笔签证费也打了水漂。
 
  我告诉那位以色列女士,中国人办理以色列签证是多么困难。
 
  她向我表示抱歉,不过她提供了一条线索。在朋友试图申请签证时,恰好约旦刚刚驱逐了以色列驻安曼大使,大使馆也处于半休馆状态。由于人手不齐,许多工作无法正常进行,这也许是电话无法打通的原因。那位中国的旅行者可能不知道,以色列与周边国家之间脆弱的关系影响到了他对耶路撒冷的访问。
 
  以色列与周围国家的关系始终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如果你的护照上有了以色列的签证或者出入境章,那么,许多穆斯林国家都会拒绝你入境。
 
  在埃及的阿斯旺,我们办理苏丹签证时,曾经碰到过一位韩国的小伙子。按照苏丹的规定,任何去过以色列的人都将被拒绝签证。然而韩国小伙子告诉我们,他去过以色列。说到这,他得意地从旅行包里掏出了一张纸给我们看,这就是著名的另纸签章。以色列政府也知道它的签章会影响旅行者的行程,只要旅行者要求,他们会把签证章盖在另外一张纸上,不在护照上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 
  韩国小伙子眉飞色舞地讲完另纸签章之后,随手把那张纸夹在了护照里,过了一会儿,他把护照递给了签证官,在门外安静地等待着签证官检查。
 
  签证官把所有的护照都摞在一起,拿出放大镜,挨个儿检查护照,他几乎是把每一个签章都认真看过,并仔细地检查每本护照有没有缺页或者伪造,甚至连每个护照中缝有多少个线结都数过,一切都没有问题,才会放行。
 
  就在签证官检查时,突然间,韩国小伙子想起来他的以色列另纸签章还夹在护照里,他的脸色大变,忘记了一切礼仪,快步冲进了签证官的办公室,粗鲁地把签证官的手推开,拿走了他的护照。出了门,他把那张差点儿坏事的纸抽出来,塞在口袋里,才满怀歉意地重新走进签证官的办公室,再次交上了护照。
 
  签证官困惑地望了他一眼,还是收下了护照。韩国人顺利拿到了苏丹签证。
 
  这件事本身是个笑料,却让人感慨不已。以色列这个国家已经存在了60多年,却仍然无法融入到当地的秩序当中。它与周边国家的冲突仍在继续。
 
  2014年,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带(Gaza Strip)再次发动了大规模的攻势,这次攻势和埃及的动荡、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内战、利比亚的混乱相比,根本没有引起应有的国际关注,大概巴以战争已经成为常态,而世界上有这么多新鲜事要处理,这个老问题就被放下了。
 
  这次加沙战争的原因显得很荒谬:最初,三位以色列青年在约旦河西岸地带(West Bank)被绑架。请注意,发生绑架的地方在约旦河西岸,不是加沙地带。巴勒斯坦的领土分成两块,一块是靠近埃及的加沙地带,现在由哈马斯控制,另一块是约旦河西岸,靠近约旦,由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控制。
 
  以色列在西岸地带开展了大规模的搜索,最终发现了三人的尸体。这件事促使以色列极端分子决心复仇,将一位巴勒斯坦青年绑架后残酷处死。
 
  而以色列政府认为绑架三位青年是哈马斯干的(虽然后来有证据表明可能不是哈马斯),在西岸地带大肆搜捕哈马斯成员,并展开军事行动对付哈马斯。哈马斯则对着以色列发射导弹。
 
  于是,在双方都争吵中,事情如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最终发展成以色列对哈马斯的军事行动。由于哈马斯的力量主要在加沙地带,原本和事情不沾边的加沙人民倒了霉,两千多条鲜活的生命消失在炮火之下。
 
  当然,如果要继续展开,事情可能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。比如事情可以追溯到2006年,那一年,为了推动巴勒斯坦民主化,国际社会要求巴勒斯坦举行选举。在强大的压力下,当时执政的巴解组织不得不同意举行全民选举。
 
  但选举的结果却出乎人们意料,一直执政的温和派——巴解组织被选民们抛弃了。巴勒斯坦的极端派别哈马斯(Hamas)却在选举中胜出。国际社会的民主诉求导致了一种荒诞的结果。
 
  以色列当即宣布不承认选举结果,之后,西方当初推动巴勒斯坦民主化的国家也只好宣布不承认哈马斯政府,对哈马斯实行军事制裁,背地里支持选举失败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。
 
  这件事导致了巴勒斯坦的分裂,分成了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和巴解组织控制的西岸地带。以色列也开始了对哈马斯艰苦卓绝的斗争,数次发动对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。哈马斯则不断地使用导弹作为反制。
上一篇:中埃大学生才艺大赛在开罗中国文化中心举办   下一篇:中阿经贸 文化先行

Copyright © 2015 cafa.org.cn 中国阿拉伯友好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1664号-1

地址:北京市亦庄经济开发区 邮编:100740 联系电话:010-65131035